雨田雨田田

不管多么可爱,丑娃的人设是不崩的

【ABO】【涉英】荆棘01

开这个坑的目的只是想搞会长……

希望会长生日那天能搞上会长

异常短小,我在努力。



是什么声音呢?

英智想着。

好像是歌声,好像是最大音量的背景乐,好像是舞台下的惊呼声,好像、好像还有朝自己跑来的、杂乱的、急切的脚步声。

是纺吗?

他想起纺在舞台下欲言又止的模样悲哀的神情。

不会是他。英智自嘲道,“我的挚友已经被我亲自扼杀,在‘最后一役’之前,在这盛大的舞台之下。”

那会是谁呢?

他挣扎着回过神来,想看看到底是谁跑到自己面前,大手揽着自己肩膀,让他能够顺势靠在对方怀里。

那是股特别的味道,是玫瑰的味道。像是夜间下过一阵雨,父亲山腰别墅的庭院里麝香玫瑰的香味。

在英智失去意识前,只捕捉到这么一点味道。

 


英智是被头顶白炽灯散发的白冷光刺醒的。他伸出手遮挡住耀眼的灯光,湛蓝的眼睛里充满着刚苏醒的迷茫。他嗅到了弥漫在空气里的消毒水味,这股在他十几年人生里肆虐的噩梦般的味道。

糟糕透顶。

英智皱了皱眉,下床拉开为保护病人隐私而设置的床帘。

“哦哟?”保健室的老师注意到了他,“小病号醒来了呀。”

 “真是麻烦佐贺美老师了。”英智朝佐贺美苦笑道,“这具身体似乎已经疲惫不堪,果真还是不能彻夜征战啊。”

佐贺美老师摸了摸英智的额头,已经没有刚送来时那么滚烫。他耸了耸肩,转身到柜子里拿药。“年轻人也要注意休息。”他递给英智一盒药剂,“无论是过度劳累,还是滥用药物,都是不可取的事情。”

佐贺美看到蓝眼睛里的瞳孔猛然收缩,笑着拍了拍可爱后辈的肩膀:“别紧张,别紧张。你昏迷的时候我帮你检查过身体,用药物强制性推后发情期这样的事情当然逃不过我的眼睛。不过到此为止了,强制推迟发情期的副作用可不是昏迷这么简单啊。”佐贺美指了指英智手中的药,“下一次发情期时服用,可以缓解你一部分症状。”

英智收敛起被戳穿时的不安,堆起招牌笑容,“这真是感激不尽。”

“今晚演唱会结束时已经将近八点,碰上这件事又耽误不少时间,我现在必须得去联系司机先生,以免父亲母亲担心。”英智微微欠身,“过度劳累致演出昏迷这事承蒙照顾。我先告辞了。”

他自始自终挂着得体的笑容,蓝色玻璃似的眼珠子却没有半分笑意。英智阔步走向保健室大门,门拉到一半时顿住身,转头问道,“刚才忘记问佐贺美老师了,老师知道是谁把送我到保健室的吗?”

保健室门漏着走廊橙黄的灯光,给金色头发、皮肤苍白、色素清浅的少年勾勒出暗黄色的轮廓。佐贺美在心中赞叹了一声他的天使样貌,指了指门外,“我猜他还没走,你不如直接去问他。”

英智愣了下,扭头看到保健室门外站着的少年。

他正望向窗外,保健室大门到窗户的距离让英智看不清他的表情。他还穿着演出时的服装,跟英智一样,那种材料穿太久可不舒服,英智笑着想。比蓝黑色礼服更吸引人的是他银色的长发,银黑色羽毛发饰将长发束成干练优雅的马尾,马尾瀑布般垂落到他的腰间,那里有收腰礼服勾勒出的细长腰线。他听到保健室门口的声响,转过头。

日日树涉?

没错,这个名字后面应该加着问号,英智昏迷前闪过无数个奔跑之人的备择选项,日日树涉应该是可能性最小、可以划归于不可能事件的那一个选择。

毕竟他们是对手,今晚舞台上的对手。两个人的服装颜色可以说明一切。上台前英智还跟纺打趣道,“没想到最后还是落入了黑白对决的俗套。”

然后队友背叛队友,对手拯救对手。更俗套的剧情,不是吗?

“新晋的皇帝陛下——”舞台上的戏腔分毫未改,英智注视着少年从窗前阔步走来,面无表情的脸上绽放出夸张的笑容,好像英智是他的快乐之源,将他一切悲怒洗去,换上小丑式的永恒笑容。他戴着黑手套的修长手指翻转,一朵蓝色的玫瑰绽放于英智眼前,涉弯下腰将它献上,“请原谅我这个无能的小丑护驾来迟。”

这又是什么戏法。英智心道,接过蓝色玫瑰,轻轻嗅着花瓣的香气。

“不是这个味道。”他叹了口气。

“哦?”涉起身将手腕递给英智,笑道,“那是这个味道吗?”

英智一把抓住涉的手腕,逐渐加重抓紧手腕的力道,蓝色的眼珠直直盯着涉带笑的面庞,他闻到了昏迷前那股奇异的香味,明明该是浓郁的麝香玫瑰味,可偏偏英智却只能闻到一缕清浅的花香。

不,那不是花香,更不是男士香水的味道。英智非常清楚的意识到。

那是属于Alpha的味道。

属于日日树涉信息素的味道。


TBC


she香玫瑰只是想玩坏一下日日树涉

毕竟朋友说“提起涉的信息素我第一反应竟然是石楠哎”……

希望会长生日那天能搞上会长,again

评论(21)
热度(131)

© 雨田雨田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