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田雨田田

不管多么可爱,丑娃的人设是不崩的

【ABO】【涉英】荆棘02

明天就可以搞会长了!今天粗长了一些!

前文戳


不同于白日,梦之咲的夜晚只有露水的声音。梦幻祭之后热闹退潮,只留下空寂的舞台等待明日清晨的拆迁工。

散场时三三俩俩的学生会谈论什么呢?今日巅峰的对决,表演部长绚丽的如同魔术般让人眼花缭乱的表演,还是演出结束后倒下的Fine队长?多愁善感的人感慨道这是划时代的对决,丛林秩序的时代将随着今夜的露水在明日熹微下化作幻影。

那明日又会如何呢?

无人知晓。也无从探讨。

而此刻露水也还未迎来蒸发的朝阳,它们安静挂在主教学楼二楼外的树叶与枝杈上,伴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花香。

秋末月明星稀的夜晚不会有雨后的夜间玫瑰,这是信息素的味道。

英智再一次提醒自己。

他缓缓放下涉的手腕,露出略带苦涩的笑容,他刚刚在保健室里露出的那种。

“对不起,我失礼了。”英智向涉道歉,他蓝色的眼眸微垂,盯着涉的手腕。“今天发生这么多事情,即使平日处理繁多学生会文件,看上去应该把高强高压当做日常的我,也稍稍觉得不堪重负呢。”

英智收回视线,迎上涉的眼光。这是英智为数不多能够与涉对视的时刻,今夜之前两人无甚来往,他对涉的了解停留在口耳相传的天才传说与表演部时不时推出的奇妙戏剧里。英智知道对方喜欢意大利戏剧,带着夸张的悲喜面具,穿着古典繁重的华服,高唱“为爱与希望不住颤抖”[1]。他喜欢在舞台下说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戏言,而舞台则是他的秀场,是大魔术师日日树涉的魔法道具,他在舞台上熠熠生光,如同的波希米亚之冠绽放的光芒。在和敬人商讨“五奇人”计划时[2],英智想到的第一个名字就是“日日树涉”。

太耀眼了。

正如他此时的双眼与笑容。

但英智不会因为这般璀璨而难堪,以致吐露真言。他眨了眨眼,将苦笑换成讨巧的微笑,说道:“不过今晚真是麻烦日日树同学了,我还真没料到自己会如此倒下。”

“能为皇帝陛下分忧是我的荣幸。”涉夸张地说道,“划时代的钟声已经敲响,就在主楼的礼堂里,在黑漆漆的礼堂里,不知皇帝陛下可否听到?Amazing!那会是黑色的大挂钟,跟礼堂一样黑的古老钟表,巨大的黄铜钟摆正在敲击旧时代,听到钟声了吗?悦耳而悠扬!而我,是这钟声下的丧家哀犬!”

“像我这般落魄的小丑,还能侥幸获得凯旋登基的皇帝陛下的垂怜,已经受宠若惊了!”涉自顾自说道,“我无法承担皇帝陛下的感谢。”

一番花腔中涉从英智手上拿过蓝色玫瑰,将绽放的花朵握在手中,合上手掌再打开,手中出现了另外两朵崭新的玫瑰。

“因为今晚种种,都是皇帝陛下亲自种下的因果。”他将暗红偏黑的那朵留下,把红色的递给英智[3]。“我的心意也是。”

英智忍不住笑了,伸手接过花,“没想到还会有玫瑰这么俗套的剧情。”

他再次嗅了嗅花瓣,上面是那股熟悉的味道,刚刚令他险些失态的味道。

信息素。

英智深深看了涉一眼,问他:“在发情的Omega面前肆意散发自己的信息素,可不是正经Alpha会做的行为啊。”

“发情期?”涉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可我刚刚送英智到保健室的时候,哪怕演出高潮的时候,也没有感受到英智的信息素啊。”

他握住英智的手腕,拉近两个人的距离,银色的发丝有几缕落到了英智肩膀上,“即使是现在,我也只能感受到皇帝陛下身为Omega的气息,但那不是发情的味道,绝对不是。”

“如果只是试探,就到此为止吧。”英智冷声打断,“刚刚站稳脚跟的学生会长为了树威,使用违规药物强制推后发情期保持比赛状态,这似乎是不错的丑闻。”

英智的声音愈发冰冷,脸颊却浮上一丝不正常的红晕:“可惜不如所愿,我只是加大剂量服用了正规抑制剂而已。”

涉还握着英智的手腕,他感受到对方略微高于正常体温的热度,他起初以为是过度劳累带来的低烧。

“所以你看,”他听到对方的声音好像带了一点难以察觉的颤抖,像是小鹿的幼角在涉的心口挠搔,“因为你,抑制剂失效了。”

太近了。

涉的理智在警告他,这是一个只要起身就能亲吻到对方的距离,他稍长的发梢还能轻轻触碰英智的肩膀。

他想说些什么,英智却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骨节分明的食指抵住英智的嘴唇,平日苍白的唇因为费洛蒙而有了点色彩。英智平日如同他苍白的嘴唇一样,是一个颜色过于清浅的人,涉在心里想。淡金色的发丝,透着病态的苍白皮肤,还有无甚血色的嘴唇,他听过路边甜点店里女孩子讨论英智,“天祥院,那个学生会会长?他长得特别好看,还是那种病弱美人的好看!好像下一秒就会碎掉的闪闪玻璃一样,让人想保护他。”

保护?

涉在心里暗笑。英智注定与这个词语无缘。他苍白病弱的外貌是比魔术师最诡谲手法还要精彩的欺骗,涉也曾是Fine与Valkyrie对决观众席中的一员,他看着英智一步步扮猪吃虎走向学院的巅峰,用他雷厉风行的手段走到自己的面前。

天祥院英智会带给梦之咲什么样的明日?

涉大概能猜到,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期待,因为英智总会带给他奇迹与惊喜,或许英智就是惊喜本身,是三千海洋里的陶马斯。哪怕自己是英智走向王座披荆斩棘中的荆棘,英智也会满手鲜血让他赞叹世界Amazing。

比如说现在。

涉看着英智拨通家中的电话,冷静的声音仿佛不是来自一个发情Omega:“你好,我是英智……嗯,对,今晚学生会还有事,不能回家,要在学校将就一晚……麻烦转告一下父亲和母亲,谢谢。”

英智挂断电话,他朝涉露出微笑,即使蓝色的眼睛里没有笑意与情欲,他仍然发出诚挚地邀请:“我们……”他声音有些细微的颤抖,可能是发情的缘故。

像猎人在皑皑白雪下布置好的陷阱,还不忘挂上香甜的诱饵以引诱雪天的小兽。英智凑近涉,将他左耳的银丝别到耳后,悄悄地说:

“去学生会的里间吧。”

 

TBC


[1]意大利歌剧《图兰朵》中咏叹调《今夜无人入眠》歌词选句。这么变态的剧情,我觉得涉会喜欢(……)

[2]来自于キャプテン.喜怒哀楽太太整理的时间表,其中提到“五奇人”是由英智和敬人(待定)提出的。

[3]蓝玫瑰一方面象征尊贵,一方面象征(难以实现的事情)成真,花语有you are extraordinarily wonderful一意。

暗红偏黑的是黑魔术,并没找到原始花语,现在以讹传讹版是温柔的心,姑且就这么用吧……

红玫瑰是卡罗拉,含义大家都懂(……)

最后,玫瑰还有严守秘密的意思_(:з)∠)_


非常开心下一回就能搞会长了!会长生日可以搞会长了!【狂喜乱舞.gif

顺便姑娘们不用担心涉的信息素并不是石楠也不是石楠的味道,只是亲友开的奇怪脑洞而已=w=

涉信息素的脑内逻辑大概是:石楠→奇异的味道→麝香→麝香玫瑰???


评论(4)
热度(101)

© 雨田雨田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