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田雨田田

不管多么可爱,丑娃的人设是不崩的

【ABO】【涉英】荆棘03

车挂了,换了微博图片。如果点不开06章有不老歌全文地址

前面点


学生会里间敬人经常来收拾,跟办公室相通,有一张可以容纳几个学生横躺的大床。对决Valkyrie前英智有几晚与纺熬夜创作,索性令下人送了一套起居家具到学校。后来学生会成员熬夜赶策划也会在这里将就一个晚上,虽然第二天免不得被副会长敬人说教。

今夜决战刚刚落幕,没有人需要工作。大家只需要狂欢。

 

英智关上门,没有开灯。窗外没有小路,只有远处网球场的探照灯散发光源,透过玻璃照进来,只够看清英智的轮廓。他倚靠在桌前,手抵着下巴,像平日跟学生会成员开会那样。但安静的夜晚是最好的扩音机,放大英智急促的呼吸声,让人意识到对面是一个发情的Omega。

他伸手抓住涉的一缕头发,举到眼前仔细地看。“涉的头发就像月光一样。”他用了亲昵的称呼,“可惜月光太难捉到。”

他五指松开,细长的银丝慢慢从掌心滑落。

“涉似乎对我有很大的误会呢。”英智说道。“表演开始之前就在套纺的话,在舞台上也说着奇怪的话,刚刚在走廊里也是。稍微留心请假的日期不难推算出一个Omega的发情期,如大家猜测的那样,确实就是最近几天呢。”

“发情的Omega却没有让Alpha沸腾的信息素,很奇怪吧?”

“所以猜测服用了违禁药品也合情合理,比起在舞台上击溃我,让全校震惊的丑闻也会让我困扰呢。”英智却笑了起来,“虽然涉不会用这样的方式对付我,但也会好奇吧。”

“一个没有发情味道的发情期Omega,有趣的事情啊。”

“陛下大可不必为这件事情担心呀!”涉说道,“就像您说的那样,这只是小丑日日树涉的一个小误会。”

“何况小丑已经再三像皇帝陛下献上最真诚的守诺了!”他扬手拔下马尾上的银黑色羽毛,手心在空中翻转,黑色的羽毛变成玫瑰,涉呈献给英智。“Under the rose, uh?”

英智轻笑,蓝眼睛也带有笑意的笑容。他低头轻嗅玫瑰,像是在亲吻花瓣。“涉还是不相信我呢。”他说道,“不过这些也都不重要了。”

英智丢下花朵,将涉藏于蓝黑色礼服里领带扯出来。他把涉拉向自己。

“虽然涉的不信任让我伤心,但是我有更好的方法来说服涉呀。”

英智笑着吻住了日日树涉。

 

英智抱住涉的后颈,斜靠在书桌上亲吻他。透进室内的灯光是静悄悄的白,像是静谧的月光,透过窗外茂密的树叶,星星点点落在涉的头发上。

他低头回吻英智,搂住他的腰靠向自己。他吻地小心翼翼,像是在亲吻华美剔透又脆弱的玻璃盏。里面可能盛满了奶油,又可能是加了过多方糖的伯爵茶,不然怎么会沉溺于这一刻的甘美。

涉加深这个柔软的吻,深入对方的口腔去追逐柔软,像贝类深藏于壳中的柔软。他双手不自觉捧住英智的脸,所有的疑惑跟随理智一齐飞向云外,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叫嚣着去占有,去占有,去掀开染上殷红的薄唇,去捕获他正在颤动的舌头,去侵占他的理智,让他变得跟你一样,满脑子都是肆意的亲吻与喷薄而出的情欲。

该死。

涉终于承认,眼前的人是一个发情的Omega。

他如同所有发情的Omega一样,散发着无可抗力的甜美,诱惑着所有Alpha的理智与情欲。

而自己,是个如假包换的Alpha。

他抬起头结束这个亲吻。英智靠在他颈窝,像是在笑,身体一颤一颤的,或许是在喘息。

“涉。”他抱紧涉的脖子,闷声说道,“相信我了吗?”

“我的小陛下,”涉细碎地亲吻英智淡金色的发丝,“哪怕您不这么做,我也不会对您有任何怀疑。”

他抬起英智的头,让零星的亲吻落在英智的额头上,顺着高挺的鼻梁一路往下,掠过嘴唇,停留反复于他的下巴。

“可是现在,聚光灯已经汇聚于幕布之前。”涉清晰地感受到两个人下体的变化,“如此这般,小丑不得不登场表演了。”

他吻住英智的脖颈,幻想着如同恶狼般叼住自己的猎物,落下时又变成羽毛般柔软,舔舐着皇帝的喉结。

英智扭动了下,推开涉的脑袋,手指又流连于对方柔顺的长发。柔顺的长发瀑布般垂落到涉的腰间,英智抱着涉,满意地看着手中涉的发带。

“我期待着。”他凑近涉,近到只要前进一公分就能亲吻对方。他感受到涉的呼吸,混乱而急促,就像初次登台前的紧张。他贴近涉的嘴唇,轻声道:“我期待着涉的表演。”


后续点我


TBC


本来写这篇就是想会长生日搞会长,奈何算不过三次元的破事……sigh

想想后面还有事情可以写呢,慢慢搞吧,说不定又可以搞上床

其实是这次会长我没搞够

不早啦,姑娘们晚安!

评论(6)
热度(115)

© 雨田雨田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