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田雨田田

不管多么可爱,丑娃的人设是不崩的

【ABO】【涉英】荆棘04

恍恍惚惚……

崩溃,宛如奇幻。

捉虫完毕,前文点



英智醒来的时候,全身上下干净舒爽。窗帘有一条窄窄的缝隙,阳光从这里漏进来,有一道落到了他的眼睛上。他抬手遮住阳光,厚重的棉被随着抬举的动作而滑落,露出藏于下的肩膀,上面印刻着斑驳的吻痕。

我还以为是梦呢,英智想,美好的感受总是跟童话一样,看似真实,实则遥远。他挣扎着起身,感受后腰和下体传来属于过度运动的酸痛。

果真要留有点痛苦才能真切的记录下一件事情。

他四处搜索前夜散落一地的礼服,盘算着是否要下人送一套校服来学校,或者穿着皱巴巴的衣服走出去,周末的清晨并不会有太多学生在校园里晃荡。但无论哪一种选择,都免不了回家被老管家念叨一番。

即使服用了抑制剂,理智之弦好像也比想象中要脆弱呢。英智却没过多的懊恼,转而搜寻另一个人的身影。

他笃信日日树涉并没有离去。

果真,浴室的门打开,涉从里间走出来,穿着干净的白衬衫,马甲勾勒出腰线,校服外套以日日树涉先生独特的穿着方式披在身上。

“哦哟,醒了?”涉笑着打招呼,“早安呀皇帝陛下!”

他拿起床头椅子上的衣服,递给英智。白衬衫、英伦格裤、湖蓝色制服外套,梦之咲校服官配三件套。英智接过,翻开校服领口,后颈处果真有一个小小的白线绣上去的E,边缘还被金线短密地缝了一圈。

英智抬头看他,露出了只有刚睡醒才会有的迷茫。

“好险英智跟我一样都有演出后带备用校服的习惯。趁着清早没人,我都拿了过来。”

“不要露出如此迷惑的表情呀皇帝陛下!就算小丑才学疏浅,一个小小的柜锁还是难不倒在下的!”涉露出迷人的笑容,“请原谅我擅自打开您的衣柜,在此我诚挚的恳求您的原谅。虽然今早也想获得陛下准许,但皇帝陛下睡颜太过可爱,让人实在不忍心唤醒呢!”

“这个理由听上去似乎太过牵强,但那个时候小丑真是被鬼迷心窍了呢,希望皇帝陛下不要太过责怪于我……”

“我不会责怪涉。”英智打断他,“如果涉想看看我柜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大可直接来问我,我也不会拒绝涉。”

“我的小陛下,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涉露出无奈的笑容。“我并不是想去搜寻你的柜子……“

英智摇摇头,扶着床头的椅子缓慢站起来,涉一把扶住他的臂膀。英智看了他一眼,慢慢把手抽出来,“没关系的,涉。”

他朝书桌走去,一如惯常的优雅步调,行走间却有些细微的停顿。

肯定很疼。涉心想道。但哪怕尖刺刺入掌心之中,狮子也只会独自在洞穴中舔舐鲜血,不会发出落魄的哀嚎。

涉有些懊恼,不由想起自己确实被Omega的气息侵占理智,哪怕只有短暂的瞬间。昨晚他足够小心,但轰轰烈烈烧光了理智的欢爱总会带来无可避免的肌肉酸疼与后部肿痛。

英智看上略显疲态,脸颊又变回苍白,昨晚的红晕可能只是日日树涉夜晚的梦境。他坐在书桌前的欧式椅上,低垂着眼,可能因为昨晚的放纵,也可能因为前些日夜的操劳,整个人显得瘦削疲惫。

书桌朝向显然经过精心设计,半开的窗帘放进的阳光正好洒在桌面上,一道细窄的光痕。英智漫不经心的拿屈指敲打桌面,眼和手都追逐着桌面的光痕,它正因为被风吹动的窗帘而跳跃摇摆。

涉没有动,只是站定看着他,看到英智无法再视而不见。他抬起头,露出笑容:“我并没有误解涉呢。”

涉愣了一下,又露出无奈的笑容,“我的小陛下,我以为昨晚之后,您会相信我。”

“我一直都相信涉啊。英智眨了眨眼,加重最后四个字。“也很感谢涉昨天做的所有事情。” 

“可是涉太难以捉摸了,或者该说所有的光都难以捉摸。”他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的手指沿着桌面的光线划着。“涉天生就是舞台聚光灯的中心,或者说更像一个自发光体。正是因为光芒太耀眼了,所以魔术师的障眼法才能奏效吧。”

“不过这样也挺有趣,涉的朋友永远都不会无聊吧!”

涉抓住他搁在阳光下的手,把英智拉到窗前。他一把拉开窗帘,明灿灿的阳光照在两人身上,英智眯了眯眼。

“你看到了吗?”涉指向远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可以看到梦之咲的大门,隔着几个操场。“我的鸽子告诉我,天祥院家的司机在那里等你,从大清早就在等,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

“耽搁皇帝陛下一整晚的时间似乎让陛下面临长辈不必要的怒火,而皇帝陛下对我做出误会如此之深的评价更是让小丑我感到惭愧!”

涉打了个响指,半张着嘴发出奇怪的哨声,英智只在训鸽人的纪录片中听过类似的声音。窗外枝叶哗啦啦的抖动,一大群鸽子自下而上飞来,盘旋于窗外。涉推开玻璃,一只鸽子乖巧的停留在他伸出窗外的手上。

“不过英智有一点没有说错哦,日日树涉的朋友永远不会觉得枯燥!因为我会给他们、给这个世界带来足够的惊喜与爱!”

“涉这次是要带给我什么惊喜呢?”英智露出笑意,“像童话里的小姑娘一样,踩着鸽子在天空中行走,让我在鸟儿的庇佑中回到天祥院家吗?”

“不过这可不行,会吓坏我家那位老先生的。”他立马否定了自己的奇想,“家父体弱多病,看到同他一样虚弱的儿子在天空行走,一定会吓坏的。”

“Amazing!这真是个奇妙的提议!”涉仿佛被英智的奇思妙想所感染,也露出笑容,“不过天空中行走需要顽强的体力与优良的平衡力,陛下现在的身体还无法胜任呢。”

“所以今天换一种惊喜吧!”

鸽子受到感召般在窗外呈螺旋状盘旋,树叶枝杈发出抖动的巨响,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从地底钻出,一路向上,拨开枝叶。英智看到一个白色的充气顶在上升,接着一个可爱的日日树涉出现在窗外,穿着魔术师的黑色西服与斗篷,一只手拿着可以变成雨伞和玫瑰的魔术拐杖,另一只手持着爬出鸽子与兔子的礼帽。他的四周是纷飞的扑克牌,到边缘处会变成飞扬的花瓣。

是一个热气球,上面的印花是大魔术师日日树涉。

涉一把拉住热气球的揽绳,在中竖框灵活轻巧地系上魔术结。他轻盈地跃入柳条筐内,收放绳索让筐沿与窗台齐平。

“来吧陛下!”他张开怀抱,笑容与他身后的阳光融成一体,“就像迈上王座那样迈向天空吧!这是您今天份的惊喜!”

太耀眼了。

英智抬手想遮挡着秋日的阳光,可他却无法拒绝涉灿烂的邀请。他握住涉伸来的左手,像是迎着熹微加冕的国王迈上王座,他踩着窗下框借力落入柳条筐中。

涉一把抱住了英智。

一个温暖的怀抱,英智想着。他在心中数着数,想着五秒后就要从这个怀抱中挣脱开来。

涉却低下头,悄声地说:“陛下您看,这不就捉摸住日日树涉了吗。”


TBC


一种如果我现在不产垃圾,可能我会产一辈子垃圾的心酸感

心力憔悴……复健太苦,哇哇大哭



评论(7)
热度(97)

© 雨田雨田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