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田雨田田

不管多么可爱,丑娃的人设是不崩的

【ABO】【涉英】荆棘05

人生三大错觉之一:我这章能完结。

不知道会不会河蟹,有一丢肉沫



英智自最终决战后一直告病休假,学生会暂由副会长敬人接管。敬人雷厉风行,大刀阔斧修改规定,昔日秩序崩坏的学院逐渐恢复秩序。转眼歌声送走了一届人,上一代的故事留在了礼堂的毕业照里,将无序、混乱、腐败的时代留在了送走学长们的毕业合唱中。

在幼鸟再次于抽芽的枝头啼唱时,一批新鲜的血液继而流来。他们如同深海里成群的小鱼,随着洋流朝各自的归宿而去。梦咲在学生会的铁血统治之下犹如被拧上发条的机器,井井有序,运作如常。

明明称病在家却总想往学校跑的英智,终于在开学典礼代表全校同学发言后被敬人捉着遣送回天祥院家。英智再三恳求,终于在临走前拿到了新一年fine的申请名单。

所以当涉爬上二楼阳光天台时,英智正抱着资料睡觉。

下午阳光正好,英智要下人沏了伯爵茶,独自在阳光房里审阅申请者资料,顺便晒晒太阳。厚重的申请资料夹带着春日午后的困意,柔软舒适的长椅是最缱绻的温柔乡,无人可抵抗她的呼唤。英智懒洋洋靠在椅背上,精心设计的弧度让他的身体迅速放松懈怠。困意自上而下席卷全身,头一歪靠着加宽加长的椅背侧翼沉沉睡去。

梦境顺着蔓藤与牵牛花爬上露台,绕着长椅轻盈地转个圈,悄悄钻入英智的身体里。

英智发现自己漂浮于空中,四周是无尽的黑。他疑惑地张望,在视线快要消失于虚无的尽头处,发现有一个小小的光点。光点太过黯淡,英智不禁怀疑这到底是光点距离自己太过遥远,还是被剥夺感观后产生的错觉。

朝那走走看吧。

他闪过这个念头,光点仿佛受到感召,在遥远的尽头闪烁着。

“它在回应我呢。”英智向光点飘去。

他觉得自己似乎是静止的,因为黑暗无穷无尽。可他又觉得自己似乎走得很快,因为光点在尽头越来越大、越来越亮、闪烁地越来越快。

直到眼前的突然出现了夜晚漂浮的云和稀疏的星星,一切才变得亲切。熟悉的线条在英智眼前勾勒出梦咲夜晚的样貌,不过太安静了,也太黑了。

我还没有见过夜晚没有灯光的梦之咲。

英智继续向前飞,飞过气派的大门,飞过笔直宽阔的主路,飞过空荡荡的操场,飞向这趟旅行的尽头——灯火通明的演唱会舞台。

舞台上有个年轻人在唱跳,身后还有三个身着同样衣衫的人在伴舞,七彩的荧光棒在舞台下摇晃。为首之人身着白色的礼服,灯光下镶金线的肩章与礼服边缘闪闪发亮,领结随着动作的起伏伴随发丝飞扬。是一头耀眼的浅金色短发。

英智顿在空中。

还有四十七秒。他在心中说。还有四十七秒这首歌就结束了。我练习了成千上万遍,熟悉到只要听到一个音符就能判断下一秒我该做什么。我拿着我最棒的表演换取了胜利。

还有三十秒,还有三十秒我就会倒下。纺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察觉到我的异样了。

二十秒。可是他没有过来。他选择了放弃。

英智流露出痛苦。

十秒。

这时候涉在哪里呢?

九。

英智在舞台一角找到了涉,聚光灯没有照向他。

胜负已定,从最后十秒七彩的海洋就可以推断出。

八。

七。

六。

银色的头发真好看。

五。

英智突然朝涉飘去。

四。

三。

二。

英智觉得飘到舞台上比任何一段路都要遥远。

他又觉得涉仿佛近在咫尺。他伸长右手想抓住他的长发。

一。

日日树涉的长发飘荡于英智手心前一寸。

我可以抓到他。英智想着。

他却抓了个空。长发的主人已经朝舞台中心奔去,脚步慌张。英智听到身后传来观众的惊呼与尖叫,他回过头去,看到涉已经跑到晕倒的年轻人身前,小心翼翼地扶起他,大声呼喊急救。

聚光灯好像一瞬间全都打到了舞台中间,银色的长发在涉背后晃来晃去。英智觉得那头发跟聚光灯一样耀眼,晃得他一阵眩晕。

他闭上双眼,感觉天旋地转。

睁眼时,舞台、聚光灯、荧光棒全都不见了,只有一栋黑漆漆的教学楼。他正漂浮于二楼东侧的窗外,这间屋子他很熟悉,他前一阵子常在这里熬夜。

英智飞向玻璃,里间窗帘并没有拉上,他清晰地看到床上有两个人在亲吻与晃动,却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再近一点,他闻到了馥郁的香气,里面还夹杂着伯爵茶里佛手柑的异域清甜。

“不知道再近一点我会不会受到信息素的影响。”英智笑着坐到树枝上。“不过我是在梦境里吧,毕竟只有梦里身体才会如此轻盈和强健。”

他索性飞到了窗底板向外延伸的地方。香甜的信息素更加浓密,被压在床上的少年断断续续发出着令人面红耳赤的喘息声,伴随着肉体相撞的“啪啪”声。

“我可不该有听墙角的习惯。”英智自嘲道,却按捺不住想要一探究竟的心思。他感到一种没来由的亲切与好奇,撺掇他继续呆着这里观看少儿不宜的画面。

哪里来的熟悉感?可能是信息素。英智推测。扑面而来的信息素是麝香玫瑰味,明明是浓郁的花香却不刺鼻惹人反感,反而具有浓厚的古典美感。而厚重的玫瑰味里还有一股奇异的甘甜,像是下午茶里加的某种香料的味道。这股味道太过清淡,但英智依然灵敏的辨别了出来。

“这归功于我从小对气味的敏感。”他洋洋自得。“不过主要因为我对这个味道太熟悉了,熟悉到哪怕三公里外我也能辨别出来。”

为什么会熟悉这股味道?他问道自己。

一个念头福至心灵般闪现,英智不由瞪大双眼。他突然意识到,他对这股味道的熟悉不是来自于每日茶点,而是来自于一个Omega对自身信息素的熟悉。

床上的那个人,是我。

英智艰难地认识到这一点。

他猛地看向窗内,这回总算可以看清被压在床上人的面容。金色的发丝凌乱不堪,潮红的皮肤已被烙印斑驳的吻痕。就连先前刻意压制的呻吟声,现在听来确实是自己的声音。英智看不清床上的自己是何种表情,但他奇妙的直觉告诉他:他正在哭泣。

“哎呀……没想到竟然听了自己的墙角。”英智想憋出一个微笑,却没有成功。

那么另一个人是谁呢。他不由好奇。

英智想破窗而入,想一探究竟。那个人的信息素萦绕在他的鼻腔内,蛊惑着他推开窗户去找寻信息素的主人,又从鼻腔一路向下钻进他的躯体里,挠得他心里直痒痒。

英智手抵在玻璃上,想看看他身上的人到底是谁。可他只能看到模糊的面容,连发色也看不清楚。

“可能我知道,只是我不想记起来罢了。”英智推测。“是不是床上的我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经历,因此窗外的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另一个人是谁。”

他的思绪被一声难以按捺的呻吟打断。床上的自己与那个人似乎同时达到了高潮,那个人停止了抽动,正紧紧抱着自己亲吻。

似乎不是。英智否决了先前的猜测。他觉得自己应该很愉快。或许是能够与床上的自己心境相同,英智觉得灵魂深处仿佛也随同屋内两人一起飘飘然。

他还在苦苦思索答案,床上的人结束了亲吻。那个人退出身来,扭头望向窗外,正好撞上英智的视线。那个人光着身子向他走来,嘴角的笑容在月色下格外迷人,跟他的银发一样。

“我的小陛下。”那人推开窗户,刮了刮英智的鼻梁。

英智再一次感受到天旋地转,他向后仰去,仿佛在向深渊跌落,但又仿佛有一股微风在支撑他,把他送到另一个地方。

再睁开眼,英智发现自己在自家庭院里。涉站在他面前,食指抵着嘴唇示意噤声。

“观众要懂得适当的时候保持安静哦!”涉眨了眨眼,“因为小丑马上就要带来奇迹的表演啦!”

涉朝天祥院家的东侧走去,那边二楼是英智的房间。英智不紧不慢跟在他后面,问道:“做什么呢,涉?”

涉站定在某一处,正上方是英智的阳光房。他挥动左手,宽大的袖口飞出一只小鸽子。涉顺着摸了摸鸽子头,抬手放飞它。鸽子一路向上,飞入阳光露台,不见踪影。

“给皇帝陛下带来巨大的惊喜啊哈哈!”涉夸张地笑道,“英智称病在家这么久,按他的性格,一定觉得生活无聊人生琐碎吧!”

“让我来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涉突然凑近英智的耳边,“鸽子只要被皇帝陛下碰到就会变成一封专属于日日树涉的邀请函,上面写着皇帝陛下才懂的暗语!英智这么聪明,一定能看破小丑的暗语,并且通过暗语发现小丑我就在他的窗台之下!”

“确实挺有趣。”英智忍不住笑了,“可是我现在已经在涉你面前了呀,你的鸽子怎么到二楼找到我呢?”

涉夸张地摇头,“管家大人告诉我的!Amazing!小丑用了一点小戏法欺骗了老管家,若希望皇帝陛下等下不会怪罪于我,只能用惊喜的表演来博皇帝一笑!”

英智似乎意识到哪里不对,他捉住涉的手腕,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哦?奇怪的问题呢。”涉思忖道,“虽然有着熟悉的气息,但是就是无法记起这气息属于谁。”

“不过没有关系!相逢即是友!来吧,跟随小丑的步伐一起来领略今天份的午间秀吧!”

英智想继续追问,一片白色的羽毛却缓缓从天落入二人之间。涉抽出手抓住羽毛,不满道:“我的使者似乎没有将我的献礼送与陛下呢。”

“看看他说什么?”涉拎着羽毛梗放到自己耳边,“我的信使说皇帝陛下正在午睡,还抱着一沓资料,似乎很累的样子。”

“看到皇帝陛下这么劳累,实在不好意思让他再来找我,那小丑只好亲自上阵了!”他一把抱住英智,双手变出魔术师的绳套将两人腰部绑在一起。他一只手抱住英智,向后退开几步,再向上一跃。英智惊吓得抱住了涉。

“没关系,抱紧我就好了!”涉晃动着手中的藤蔓,“罗密欧爬上阳台,真是令人激动呢!”

“至于你,我不知道名字的朋友,今天就尽情享受这出古典重现的莎翁戏剧吧!Amazing!”

“等等,我会掉下去的。”涉松开了抱着英智的双手,靠臂力向上攀爬。英智紧紧抱住他的腰,抬头正好可以在他脖颈边说话。

“要相信日日树涉呀我的朋友!”英智感受到头顶喷薄的热气。

“魔术师的锁扣是全世界最牢固的锁扣!”涉自信地拉扯着腰上的绳索,“当然啦,魔术师的锁扣同样也是全世界最华丽的谎言!”

英智猛地抬头。悲喜面具遮盖了涉的面容,英智只能看到他嘴角的笑容。两人之间魔术师的锁扣奇迹般松落,绳索沿着涉修长有力的腿垂落。

他们突然来到了十八层楼外的高空中,下面是见不着底的深渊。英智突然感受到莫名地慌恐,他更加用力地抱紧涉。英智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在下滑,就像他永远抓不住涉的头发,他也永远抓不住日日树涉。

英智叹了口气,说道:“涉,我从来就捉摸不透你。”

他没有等涉的回答,松开了双手。

 

英智猛然从睡梦中惊醒,他从长椅上弹起,手中资料滑落一地。

是梦啊……

英智揉了揉眉心,不由觉得好笑。

好像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他余光却仿佛瞥到了一抹银发,英智抬头望去,只见涉正站在阳台边,肩上停留着一只白色的小鸽子。

“我亲爱的陛下,几日不见!”涉朝他挥手,肩膀上的鸽子“扑腾扑腾”飞来。英智亲亲触碰它的头,格子变成一封被魔术师帽印花火漆封住的信件。

“这是什么?”英智举起信封问道,“涉给我的秘密信函吗?里面写满了暗语,要我根据暗语来寻找涉?”

“哎呀呀呀,小丑的把戏都被皇帝陛下看穿了呢。”涉耸了耸肩,“本来想让皇帝陛下也来体验一回寻宝游戏的,但是我的鸽子告诉我皇帝陛下因为公务劳累过度正在午睡。”

涉单膝跪地朝英智行骑士礼,“不能为陛下分忧是我小丑的失职。”

英智弯腰拾起涉散落在胸前的一缕长发,将它放回背后,沿着背脊好看的线条滑落。他张开手瞧了瞧,又抓起一缕头发瞧了瞧,说道:“我还以为这是梦呢。不是梦的话就太好了。”



TBC


不出意外下章完结

我一定还要再开车【握拳

评论(3)
热度(90)

© 雨田雨田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