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田雨田田

不管多么可爱,丑娃的人设是不崩的

【阿多薰】Boys' Love(1-2)

刚从牙科回来,想吃小甜饼有益身心quq

十八线明星设定。一个没有梦之咲的世界,两人还是有缘的学长学弟。

直男演基片。我……蓄谋已久的恶俗趣味(



01

真应该拒绝那该死的导演!

薰今天第三次这么想。他气鼓鼓地坐在休息室里,化妆师心不在焉凑过来给他补妆,手机搁在茶几上不时颤动,他听到声响立马扭身凑过去回消息,把薰晾在一边。薰深吸几口气,挤出一个偶像式笑容,问道:“麻烦能快一点吗?”化妆师白了他一眼,命令他闭上眼,别乱动乱笑。薰听令闭眼,同时在心中默数,从一到三百二十一,导演的咆哮在外场响起。

“羽风薰呢?怎么还没好!!”

没办法,十八线小明星没有人权。

他吐了口气,又被化妆师抬高下巴。闭上眼听力会变得格外敏感,愤怒的脚步声正越来越近,“砰”是踢开门板的声音。薰紧紧闭上双眼,好像这样就听不到随之而来的责骂。

当初找我演戏可是客客气气的……

他在心底忿忿不平。

薰在三流电视剧杀青宴上碰见的这位导演。他缩在房间角落,捧着杯子小口喝酒。三流电视剧的三流角色,寥寥几句台词,可以掐秒表计算的戏份,被经纪人逼迫硬着头皮也得来的杀青宴。不远处导演正同主演觥筹交错,不知道在吹嘘什么内容,引发新一轮哄笑。

薰不喜欢别人给自己画一个大饼。演好自己的戏就足够了。他不红,但也不想跟导演虚与委蛇。

包厢门被推开,进来的是位微微秃顶的中年男人。导演朝他点头致意,笑得敷衍,想来不是什么重要角色。中年男人在包厢内扫了一圈,掠过薰时微微停顿,与薰的视线对上。

薰心中大呼不好。他想装作给哪个工作人员敬酒换个地方,中年男人却步履矫健走到薰的身旁。

薰瞪大双眼望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

“羽风薰。”

“想不想来演电影?”

不想。薰还没来得及张嘴,经纪人赶忙从酒桌上撤下来,脸上一片讨好的笑容。经纪人接下名片。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薰都在他软磨硬泡中度过。这场拉锯战的结果是他现在坐在休息室内,被一个娘娘腔化妆师捏着下巴,耳边是导演的喋喋不休。

“你怎么就这么慢,补妆这么久?!全剧组都在等你一个人!”

“羽风薰你今天状态怎么这么差!不就是跟男人接个吻吗,拍了多少遍怎么还不行?能不能专业一点?!”

化妆师拍拍薰的脸蛋,告诉他完工了,不要再把眼闭那么紧。

“你害怕的样子好像我要强吻你。”化妆师耸了耸肩,“不过跟男人接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我从没跟男人接过吻,也不想跟男人接吻。薰小声嘀咕,我已经连续透支很多天跟男人接触的份额了。

薰打从心底觉得自己足够敬业,不然不会同意来演同志电影。他站在摄影机前,深深吸入一口空气,闭上双眼,告诫自己一定要摒弃杂念,用自己引以为傲的专业素养来完成今天的工作。

他察觉身前出现了另一个人的气息,他睁开眼,看见一双金色的眼。

“羽风学长,你还好吗?”对方声音里满是担忧。

薰觉得自己并不太好。他不想跟男人演同志电影,更不想跟学弟演同志电影。

跟薰演对手戏的男演员阿多尼斯是他高中的学弟,刚刚出道的小明星,跟薰一样在圈子里摸爬滚打。薰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个晚辈,他对男孩子记忆一直不太好。是阿多尼斯先认出他,第一次见面惊呼“羽风学长!”

薰对阿多尼斯初次见面就一把抓住自己手腕略表不满,他默默把自己手抽回来。对方抓得很紧,眼睛眨也不眨盯着薰,看得他头皮发麻。他程式化的笑容带着尴尬,“你好啊……?”

阿多尼斯眼神似乎闪了闪。他松开了薰的手腕。

“我是乙狩阿多尼斯。”他低声说,“跟学长是一个高中毕业。羽风前辈可能不记得我了,但我记得前辈。”

“没有,怎么会。”他低垂的眼眸让薰有些于心不忍,他拍了拍阿多尼斯的肩膀,“我记得你呢,我看过你的表演,很棒。”

对方瞬间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般地看着薰。他眼神闪了又闪,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

“毕业之后再相见都是缘分。”薰努力让自己笑得像个前辈,“一起加油哦乙狩君!”


 

02

“接下这部电影真是糟透了。”薰坐在休息室的床上抱怨,低头玩弄自己的头发,指尖绕着一小撮金发打旋。他刻意不去看阿多尼斯。

但阿多尼斯正看着他。薰感受到背后灼热的目光。

“前辈,抱怨不能解决问题。”

他在薰身后闷闷地说。

但薰此刻并不想正视这个问题。他和阿多尼斯又一次被导演斥责到底会不会接吻。薰尴尬地推开阿多尼斯,两个人并肩而立,像被老师责骂的高中生。

“你们两个给我去休息室里找感觉,今天找不到感觉拍不完就别想出来!”导演怒不可遏,把两个人往休息室一推。门从外面被锁上的声音清晰果断。

薰绝望地向后仰,整个人瘫在床上,双手捂脸,几声低沉的叹息偶尔从指缝间漏出来。阿多尼斯坐在床的另一角,离薰很远,但视线一直停留在薰瘫倒的身躯上。

“喂,乙狩。”薰闷声说道。他把手指张开一点,可以透过指缝看到阿多尼斯专注又无措的眼神,“我们试试吧,换个方法试试。”

他挣扎着坐起身,凑到阿多尼斯跟前。猛然拉近与一个男人的距离让他心生抗拒,虽然这个男人很好看,棱角分明,五官端正,金色的眼睛一片清亮。这是属于雄性生物的美感,充满力量与质感,与香香软软曲线迷人的女孩子不一样。

他咬咬牙,手指抚上阿多尼斯的脸庞,光滑的皮肤,透着健康的小麦色。这也跟女孩子的软嫩不同。他捉住阿多尼斯的下颌,强迫他与自己对视。对方眼睛里闪着迷惑和坦然,薰觉得分明是自己强迫自己同他对视。

“你试着想一下。”另一只手盖住阿多尼斯好看的眼睛,他凑到阿多尼斯耳边说话,“想象你梦中情人的样子。”

“活泼也好,娴静也好,无论什么类型,把我想象成你喜欢的女孩子。”薰想自己不应该继续说话,否则会破坏阿多尼斯的幻想。

室内只剩下悠长的呼吸声,缠绵环绕,呼吸交错间有一点暧昧的余味。

这就对了。薰在心里想。就是这种感觉。

阿多尼斯的睫毛在他手掌心里颤动。薰没有挪开手掌,他猜掌心里会有一双深情专注的金色双眼。如果他挪开手,刺眼的灯光会打破少年的幻想,击碎它眼中的款款深情。

先这样试试。薰在心底给自己打气。想象对方是可爱的女孩子,是他最喜欢的那种类型。卷翘的发梢,呼吸之间是女孩子特有的软香,温柔恬静的笑容,还有盈盈的梨涡。

薰闭上眼,吻上阿多尼斯的唇。

是一个轻柔的、浅尝辄止的吻。

他不敢深入阿多尼斯的口腔,不敢与他交换更多的气息。舌尖只是轻柔又迅速的从他上下唇间扫过,又逃回自己的唇齿里。

他终于成功地与一个男人接吻。感觉也不太糟糕。

意识到这个吻已经结束,阿多尼斯拉下薰遮挡的手。薰看到他眼睛里的光芒跟自己猜想的一模一样。

“感觉如何?”他问道。

“很好。”阿多尼斯垂下眼眸。

“要不要继续试试?”薰说,“这次我不会遮住你的眼睛,但你可以闭上眼。跟刚才一样,我们把对方想成女孩子。”

阿多尼斯却摇头说道:“我没有把前辈想成女孩子。羽风前辈和女孩子不一样。”

“啊,这当然会不一样。”薰说道,“所以需要你的想象。不过这只是我的方法。刚刚我们状态都很好,乙狩君只要记住刚才的所思所想就好。”

阿多尼斯点点头,说道:“那再来一次吧,前辈。”

他模仿薰刚才的动作,捉住薰的下巴,拉近两个人的距离。他呼出的热气喷薄到薰的脸上,薰觉得双脸一阵燥热。

他瞪大双眼看着阿多尼斯越凑越近,近到他颤动的睫毛触碰到自己的脸颊。嘴唇传来柔软的触感,蜻蜓点水般,接着又贴上来,这一次更加缠绵。

薰赶紧闭上眼催眠自己对方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这是一个无法催眠和欺骗的深吻。闭眼前的小麦色皮肤、拖住后颈的有力双手、唇齿间交换的气息、对方冲动的吸吮肆虐和被主导的亲吻,都让薰的幻想支离破碎。

他轻微地挣扎,想要脱离这个亲吻,却被对方捧着脑袋吻得更深。

直到薰觉得肺部的空气都被掠夺,对方才离开他的唇舌。他觉得头晕目眩,喘着粗气看着对方。阿多尼斯也看向他,眼睛里是该死的担忧与真挚。

“羽风前辈。”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问道:“你感觉如何?”

感觉糟透了!

薰在心中腹诽。

他拿手背擦擦红肿的嘴唇,狠狠瞪阿多尼斯一眼。对方一脸疑惑地回看他。

薰有些愧疚,他不该拿阿多尼斯出气,这是他们的工作。但他抑制不住内心的焦躁,整个人正放在火上炙烤。

他咬咬牙,勉强朝阿多尼斯扯出个笑容。随即踏上鞋子,大步朝门口走去。

“喂,我们好了,来拍戏吧。”


评论(3)
热度(46)

© 雨田雨田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