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田雨田田

不管多么可爱,丑娃的人设是不崩的

【阿多薰】Boys' Love(3)

放飞自我,开心就好!

应该不会被屏蔽吧……



03

薰讨厌拍床戏。

尽管这是一个好机会与可爱的女孩子亲密接触,但薰不喜欢这样。与女孩子的亲密行为应该发于内心由衷的赞美与喜悦,是按捺不住的喜爱与亲昵,而不是导演喊停就翻脸变色的逢场作戏。

可现在……薰觉得跟女孩子拍床戏是件很享受的事情。

“好了。”

导演的声音恍若天籁,薰一把推开自己身上的阿多尼斯。对方小心翼翼地撑在自己肩膀两侧,镜头里两个人应该是如胶似漆的缠绵——他们刚捅破窗户纸,跨过暧昧的槛,互通的心意迫不及待地向更古老更自然的相通奔去。

薰可以感受到刚刚阿多尼斯喷薄在自己耳边的热气,他们离的如此近,近到他稍稍仰头就可以亲吻到阿多尼斯炽红的脸颊与喘息的嘴唇。

这感觉很对,薰捕捉到阿多尼斯眼中蕴藏的汹涌情欲,它们在金色的瞳孔里喧嚣搅动,把阿多尼斯的呼吸搅地乱糟糟。

学弟比我……更像一个演员。薰糟糕地想到。他无法全身心投入一场与男人的床戏。对一个演员来说,这太失败了。

他躺在床上,如一具死尸般僵硬。手指神经质般抓紧床单,膝盖防御性弯曲,把阿多尼斯下半身卡在尴尬的位置。薰不知道想些什么可以让时间过得更快,明明只需要几个镜头,却感觉对方在自己身上温存了几个世纪般漫长。

度秒如年。

阿多尼斯布满情欲的双眼让他更加难熬。

不要那样看着我……薰在心里嘟囔。我不希望被男人这么盯着,尽管这是演戏。

虽然阿多尼斯很好看。可他的脸庞与身体是雄性的美感,健美的躯体有形状好看的肌肉线条,这意味着力量。连眼神里都是雄性发情时的侵略与征服,这让薰更加僵硬。

神明大概听到了他心中的祈祷,导演喊停的声音把他从酷刑中解救出来。不,这不是解救,离开地狱的大门还未朝他敞开。薰还要继续挣扎。

他掀开阿多尼斯,看到导演冰冷的眼神,露出一脸歉意。

“对不起啊……”他努力堆出笑容,“再来一次、再来一次肯定会好。”

薰躺回床上,重重地呼出一口气。阿多尼斯坐在他身侧,投来询问的眼光。

不能被后辈看扁了。薰给自己鼓气。

他拍拍阿多尼斯的手腕,示意他自己准备好了。

“羽风,薰前辈。”对方却有点犹豫,“我们……要不要缓一缓再继续。”

“没关系的哦,阿多尼斯君。”出于薰的建议,他和阿多尼斯决定呼喊名字来拉近关系,希望能够快速进入恋人的氛围。

“这一次我会调整好自己的。”薰咬咬牙,“不用担心我,阿多尼斯君。按照你的想法来吧,我会配合你。”

阿多尼斯的手滑进他的宽松套头衫,撩起衣衫下摆,在镜头前暴露他的腰线。薰搂住阿多尼斯的脖子,把他压向自己,手指抓住阿多尼斯紫色的头发。

如果看不见男人的脸,就可以想象自己在抱着一个女孩子吧。

关于阿多尼斯的所有设想与催眠最后都会被无情地击碎,被粗糙手纹的有力抚摸,被猎豹般的进攻侵略,被耳边粗重浓厚的踹息热气。

那双大手还在沿着腰线向上爱抚,温热移动到后背,逡巡不前,反而转变方向向胸前蔓延。

再往前就太危险了。薰挣扎着抓住阿多尼斯的一只手。

阿多尼斯撑起身,一动不动盯着薰。金色的双眼瞪大,情欲与征服欲被拨开,露出里面混杂的爱念与真情实感,直勾勾地扎进薰的心头。

“前辈……”他说道,声音低到像是呢喃。

薰心跳漏了一拍。

这不过是计划中的一句台词,阿多尼斯眼中的感情与欲望都是他的演技,是笨拙后辈的天赋与努力。心脏失能,薰的理智供血不足。他恍若窒息,在金色双眼的欲念与情感中。

这不是我的本意。这是我的工作。薰如此告诉自己。

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薰搂住阿多尼斯的脖子,把他拥入自己怀中,像恋人那般紧密。他正前方是巨大的落地窗,夜色初临,窗户玻璃清晰地倒影着两人交叠的身体。

他们的身体紧密交叠摩擦,缠绕在一起,是一场激烈的欢爱。

他恍惚间闭上双眼,靠这感觉凑到阿多尼斯的耳边,细细亲吻他泛红的耳廓,像温柔的恋人那样。

这场完美的床戏被导演满意的叫停。

薰睁开眼,刚打开的顶灯晃得他眼花缭乱。

刺眼的灯光被一只大手遮住,是阿多尼斯的。这只手刚才还在他腰间流连,现在还能感受到他的温热与力道。火热从腰一直蔓延到腹部,最后仿佛全身上下在灼热燃烧。

他把阿多尼斯的手拉下,笑着说:“阿多尼斯君太体贴了,就跟恋人一样。”

他的笑容过于尴尬,阿多尼斯双眼瞪大,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他迅速从薰身上坐起来,把床头的外袍递给薰,笨拙地像手足无措的孩童。

薰拒绝一切剧组人员的搭话,找了个借口落荒而逃,把自己锁进更衣室里。

他解开外袍,更衣镜中是他精瘦的肉体,线条流畅优美,从里到外透着红,满布着情欲的颜色与味道。他只穿了一条黑色的普通平角短裤,刚刚平齐大腿根部,露出两条修长的腿。

薰的脑海里猛然冒出刚刚玻璃上映射的倒影,这双长腿与一具更加健美、更加黝黑、更加具有雄性味道的躯体交叠。他瞬间面红耳赤。他不敢低下头,不敢直视自己的下体,更不敢接受自己因为跟一位性别为男后辈赤诚相见亲热温存而勃起。

薰自暴自弃瘫坐在更衣室的单人软榻上,重重呼了口气。他颤抖地伸出手,抚摸向自己的前端。



TBC

评论(4)
热度(41)

© 雨田雨田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