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田雨田田

不管多么可爱,丑娃的人设是不崩的

【阿多薰】Boys' Love(4-5)

又名:直男变弯记

提问:如何掰弯一个直男?

回答:搞他/上他/艹他

这个世道难道没有第二条路掰弯直男吗(


希望不被屏蔽,again!


04

薰觉得全身上下都浸泡在温润的水中,细小柔软的羽毛在心口挠来挠去,大脑一片酥软,意识遵循本能在运动。

有人在他怀中不安的骚动,双手环绕着他的腰,亲吻零零散散落在他的胸膛上。随后,他的下体被这双手笨拙的抚弄,几次摁压力道疼得薰忍不住皱眉。

已经不是柔软温顺的小蒲公英了,在他身上的女孩子野辣得像一头小豹子。动作却又生疏笨拙,激情十足。

让人性质大发的对象。

薰很满意。

他伸出手抚摸上对方的肌肤,想反客为主。手指传来的触觉却让他吃惊,这头小猎豹的皮肤也充满了野性与力量,与平常柔软嫩滑的女孩子大为不同。虽然手感差了一些,却有另一番味道。

薰有些好奇,他努力拉近小野豹的头,想看清她有什么样的容貌。

应该是位混血,有着区别于传统亚洲人的深邃五官。薰猜想着。

身上的人迎合着凑近他,细碎的轻吻顺着胸膛脖颈一路往上,最终反复落在薰的嘴唇上。

紫色的头发,薰有些吃惊,这是少见的发色。

他愈发好奇,手摸向对方的下巴,感受到她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他施力让对方抬起头,想看看对方的脸到底符不符合自己心意。其实不符合也没多大关系,他很喜欢对方的身体,虽然比平常自己接触的女孩子更加健壮与黝黑。

异域风情,偶尔尝试一下也挺不错的。

一双金色的眼眸闯入薰的视线,里面混杂着晦涩难明的欲望,将薰的行动与言语一齐捕获。

对方的脸庞很好看,棱角分明,深邃立体。金色的眼睛是闪光的磁铁,牢牢吸住薰的目光。两人直勾勾地对视,薰一时间忘了思考对方的脸部线条太过硬朗。“她”不是女孩子。

“羽风前辈……”对方的声音低沉,与女孩子高亮的声音大相径庭。

薰愣住了。

他觉得对方的话语、对方的眼神太过熟悉,熟悉到仿佛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但他却无从想起。他的理智在回忆里挣扎,想捞出一点关于这双眼睛这个人的两三片段。

但对方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的手还未从薰的下体上放开,反而继续抚弄起来。

“你、你放开……!”薰推着他的肩膀,呼喊道。

对方问他:“弄疼你了吗,前辈?”他手上的力道轻柔了几分,手指依然毫无技巧的搓弄前段。

薰挣扎着从他魔爪中脱离,却被对方腾出一只手卡着腰。他的下体被握住,被大力的抚弄,他竟然也萌生了一股快感,触电般从大脑向下传递,在腹部汇聚,变大变热,叫嚣着想从某个端口蜂拥而出。

他的呼喊逐渐变成断断续续的喘息呻吟,对方混乱抚弄的双手好像也渐渐领悟要领,手指在端口抚摸打旋。最终在一次卖力的挑弄下,薰颤抖地在对方手中释放。


05

薰猛地坐起。

春日的软被随着他的动作跌落到腹部,他颤抖地掀开被子,想确认自己下半身粘腻的感觉是否真实。

刚醒时分对于梦的记忆最为深刻。薰清晰的记得梦境中抚摸他前端的线条优美充满力量的男性双手,对方有一头紫色的短发,健康明亮的小麦色皮肤,还有一双令人深陷的金色瞳孔。

是乙狩阿多尼斯。薰无法欺骗自己。

他双手捂脸,仰头哀嚎。

薰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世界就该同他的三观一起崩塌,同他该死的梦一起化为粉末。

阿多尼斯的短信恰如其分地打断了薰的崩溃,一封简洁的Email,干巴巴的,跟平时的阿多尼斯一样。

“羽风前辈。你的外套在我这里,我什么时候送过来?”


薰走出更衣室的时候意外的遇见了阿多尼斯。对方正关上对面房间的门,与薰打了个照面。薰微微错开目光,避开阿多尼斯探询的视线。

对方像是鼓足了巨大的勇气,“前辈。”

“今天辛苦了,阿多尼斯君。”薰说道,“演的很棒哦。”

听到薰的夸奖,对方好像有些无措,刚刚憋在心里的腹稿好像被打乱。阿多尼斯的视线在薰的脸上几番来回,他意识到这种行为不太妥当,却又不知如何将心中所想付之言语。

“羽风……前辈。”他支支吾吾,脸上泛起红,“前辈、前辈还好吗……”

薰有些尴尬,但前辈需要拿出一点气量。

“不用担心哦,阿多尼斯君。”薰笑道,“正常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怎么说……但总觉得非常抱歉,好像太过分……没有顾及羽风前辈的感受……所以还是要,要跟羽风前辈道歉。”

薰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

“不用介意,扭扭捏捏太不像你了啊。”他拍拍阿多尼斯的肩膀,“我有些饿了,先回家咯。”

“没关系的。”他重申道,“今天辛苦了。”

“羽风前辈!”

薰走到大门口时听到一阵急切杂乱的脚步声,转头看见对方挎着大包朝自己跑来。

“羽风前辈!”阿多尼斯跑到薰跟头,喘着气问道:“前辈很饿的话,一起,去吃晚饭吗?”

薰想也不想拒绝了他。

阿多尼斯挠挠头,“那、那让我送前辈回家吧。”


一定是鬼迷心窍才答应了他。薰坐在副驾驶里嘟囔。

阿多尼斯侧过头来望他,“你在说什么,前辈?”

“……”薰手肘撑在玻璃上,“比起关心我说了什么,专心驾驶更重要哦。”

阿多尼斯不再说话。他驾驶的习惯很好,平时姐姐们在车上聊天他也不搭腔,沉默寡言的专注驾驶。

薰看着滨海公路的夜色,其实是一片黑咕隆咚,偶尔能够捕捉到星星点点的闪烁光亮,可能是往返港湾的船只。不远处有一座小灯塔,屹立在远到不可及的湾口。车转弯进了市中,连绵的黑被城市夜晚的霓虹取代。薰觉得没意思,掏出手机思索该今晚跟哪一个女孩子发简讯。

车靠边停下,比往常要快很多。薰抬头,看到一片不熟悉的街景。他望向阿多尼斯,对方正看着车窗外灯火通明的夜市。

他把车停在了夜市口。

“要不要吃一点?”阿多尼斯问道。

薰再一次拒绝。

阿多尼斯留下一句“麻烦等我一下”匆匆下车,薰无奈地看着对方消失在繁华的夜市里。他叹了口气。薰不喜欢等人,无聊让人焦急,他也没有心思继续跟可爱女生的简讯,干脆对着玻璃哈气,用手指勾勒出笨拙的简笔画。

阿多尼斯抱着个纸袋回来,他走到薰的画作前,敲了敲薰刚完成的小太阳。薰打开车锁,阿多尼斯钻进来,带着春日夜晚的一丝凉意。

“这个是给前辈的。”他从袋子里掏出一份便当,“羽风前辈应该多吃一点,前辈还不够强壮。”

他语气极为认真,薰一时间找不到什么借口拒绝后辈的好意。

“羽风前辈回家后还要自己做饭。今天太晚了,就擅自给前辈买了便当。”阿多尼斯的眼睛在霓虹灯中一片清亮。

薰接过沉甸甸的便当。两人一路无话,直到车停在他家楼下。

“谢谢你,阿多尼斯君。”

薰抱着便当落荒而逃。


阿多尼斯每日例行检查时发现后座脚垫上的外套。他拾起来,闻到上面熟悉的男香。

是羽风前辈的。可能搭在副座后背上掉下来了。前辈走的太急,谁都没有注意他的外套。

明早发条短信告诉羽风前辈吧。

阿多尼斯把外套夹在臂弯里,提着加料便当朝公寓走去。



TBC

评论(2)
热度(36)

© 雨田雨田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