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田雨田田

不管多么可爱,丑娃的人设是不崩的

【韩张】The Island

大航海时代paro

心血来潮搞了把韩张……

Captain韩和他的张副和他们的宝藏!


01

海面像镜子一样平静闪动。海天相接的地平线上浮着浑圆的落日,赤红的霞晖随着波纹散动漂浮,又被如剑般锋利的船头劈开。

韩文清站在船的首端,身后的帆被西风饱满地吹起。活泼的水手在瞭望台和桅杆间穿梭,他像是确认了今晚的好天气,兴奋地在船帆间晃荡。刚驶过海格曼群岛时,他们遇上一场可怕的暴风雨,黑色的桅杆在咆哮地乌云里穿行,混杂豆大雨滴的狂风把帆吹得“呜啦啦”作响。

“收帆——”湿咸的海风刮来第一滴雨时,韩文清就察觉到危险的降临。暴风来得太快,一个刹那乌云就裹挟住天空。甲板乱作一团,暴风雨出现得太突然,现在应该是个风平浪静适宜航海的好季节。事实上,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暴风雨的突袭了,尽管这艘船千锤百炼,不知道踏平过多少次海洋风暴,从多少雨季中驶过。

“全员注意。”清亮的号令劈开狂风暴雨。张新杰站在二层甲板上,面容严肃。平日干练的刘海黏糊地搭在他额头上,单镜玻璃片上也全是密密麻麻混杂成团的雨珠。他甩了把眼镜,语速快而稳:“一队主桅杆收帆,二队填塞甲板,三队检查发火机。”

这伙水手刚上船不久,未经沧桑的面孔掩藏不住恐慌,手脚却很麻利,像是平时演练了千百遍一般,狼狈却有序的执行指令。张新杰快步走到船前,站到韩文清的身侧。韩文清正与远处的滚滚乌云对视,劈下的闪电照亮他冷峻的脸。

他向韩文清示意,霸图号已经进入了警戒状态。同日常的紧急演练一样,每个船员各司其职、井井有序。从张新杰上船的那一年起,他就展露自己未雨绸缪的才华。他们年轻的副手在计划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从内务到应急,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多久了?”韩文清问道。

“一百二十七天。”张新杰毫不犹豫地说出一串数字,“上一次经历暴雨是四个月零五天前。此后我们在曼恩休息了两个月。今年雨季没有提前的迹象,气象仪也一直工作正常。唯一可信的解释听着确实太可笑:我们这次运气不太好。”

韩文清嗤笑一声。

“不用在意。没有‘霸图’航行不过的暴雨。这次不过雨大了点风烈了点,我们经历过更可怕的。”

“但也不能大意,我们这次带了新人。”张新杰擦擦眼镜,“我先去甲板底层检查积水的情况。林敬言还要负责货舱,会忙不过来。”

韩文清颔首。

“等会见。”

张新杰训练的水手非常可靠。对于霸图号而言,这场狂风暴雨不过只是紧急预案里的小风小浪。但对于初出茅庐的新水手来说,有条不紊地驶过一场骇人的风暴可是码头酒馆里不错的谈资。

他们迎来了第一个放晴的夜晚。

在桅杆上晃悠的水手一跃而下,轻快地落在甲板顶层。他光着脚向下跑去,顶层与二层甲板之间的木板被他踩得“嘎吱嘎吱”响。他吆喝着把好消息传到船舱的最底层。这样一个月明星稀的晴空,水手们在甲板上喝起啤酒。

张新杰眉头一紧想说些什么,被张佳乐嬉皮笑脸的勾住肩膀。他把啤酒杯举到张新杰面前,里面淡黄色的液体夹着泡沫溅到了张新杰的嘴唇上。张佳乐喝得过于尽兴,这是他在霸图号上经历的第一场风雨,尽管他是个老水手,比张新杰还要经验老道的水手。他全然没注意张新杰紧锁的眉头,倒是韩文清望了他们一眼。

“仅此一晚。”张新杰注意到韩文清的眼神,板着脸给大家破了例。

“干杯——!”张佳乐欢呼一声,手中的啤酒洒到了张新杰衣服上。

船上不多的啤酒被瓜分得一干二净。张新杰扫尾的时候碰到了林敬言,他正架着张佳乐回卧房。他们住韩文清和张新杰隔壁,挨着船长室。张佳乐挂在他身上高呼“万岁”“干杯”。林敬言露出无奈的笑容。

张新杰也跟着笑了。

“明早见。”他们互道晚安。


TBC


设定啊航海知识啊都是边查边瞎写的,来不及了,先让我爽一下!!!!

(让我写完论文再来查资料)

评论(4)
热度(216)

© 雨田雨田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