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田雨田田

不管多么可爱,丑娃的人设是不崩的

【韩张】The Hole (中)

张新杰!!!学术研究第一苏!!!!不会谈恋爱!!!!!

韩文清!!!温柔起来你都不懂!!!!!!!

两个人如何火花带闪电迅速HE!!!在线等!!!捉急!!!!!!

直接让他们搞一发好不好啊!!!!!!



“我们赌对了。”越来越大的水声印证了张新杰的猜想,再走上二十分钟,路的尽头显出一条河流。

“水太急,先沿着岸边走。”

细长的光束在河水上浮动,水里什么都没有。对岸是一块没有缺缝的完整石壁,连通洞顶与河床。岩石的纹理在强聚合力的光束下清晰分明。

“你看到了吗?”张新杰问。他的目光随同光束一齐向左探寻,在硕大嶙峋的岩壁后有一个向内凹陷的洞穴。“在河对岸、岩壁后面,跟着光线看。这应该是个蝙蝠巢穴,你看到岩石上它们的排泄物了吗,这是当地特有的蝙蝠品种,它们的排泄物是独特的墨绿色。这类蝙蝠攻击性极强,不过很幸运,现在是它们外出活动的时间。”

他话音突然顿住。探照灯的光束又扫了一遍,直到张新杰肯定刚才余光一瞥不是错觉。

 “你看到了吗?”他的声音比平时更沉更闷。

光束失去平衡晃了几下,在湍急的水流中抖动,最后又聚焦在对岸平台上的某个角落。

“那里有个人。”张新杰深吸了口气。

韩文清低声说道:“已经死了。”他的视线随着光束在对岸尸体上短暂停留了片刻。

他从张新杰手中拿过探照灯,再次打量起这条暗河。

“我们得过河,去看看什么情况。”韩文清将光打到东侧河岸上。这条暗河河岸参差,西面是宽阔的洞穴平台,东侧急剧收窄,目光所及的最东侧已经收缩到能容一人跳过的宽度。“我们从那里跳过去。我先走,你跟着我。”

韩文清还是低估了跳跃的难度。非弹性防水布料包裹着他的身体,脚踝的伤口隐隐作痛,防护眼镜让一切显得暗沉沉。韩文清觉得光线比刚才还要暗一点。他简单地活动了一下四肢,将包裹递给张新杰。

凹凸不平的石柱并没有给他太多助跑的空间,这种情况下的跳跃未免过于草率。韩文清没有丝毫犹豫。他朝对岸跑去,踏过河边的石块,短暂滞空后迅速调整落地的姿势。

成功了。

他稳当当地落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

“把包给我。”他伸长手。

背包凌空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精准地落到韩文清手里。韩文清和张新杰对视一眼,又向后退几步,给对方留出足够的空间。

张新杰站在助跑点上,犹豫了一会儿,又走到韩文清起跳的石头上看了看。

“怎么了?”韩文清问。

“没事。”张新杰答,“只是怕撞到你。”

韩文清失笑。他站在原地没动,说:“你碰不到我的,跳吧。”

张新杰犹豫了一会,向后退了几步,一个猛冲朝河岸跑来。他比韩文清起跳要晚一点,几乎是踏着河岸最边缘的地方借力。他动作标准得像是教学示范,在最高点双腿收缩到最完美的程度,下落时保护动作转换得又快又稳。

但意外总是要发生的。

在韩文清意识到发什么了之前,十几年的专业素养已经替他做出了反应。他一把拉住了向后倾倒的张新杰——好险他刚刚站得足够近。

借由这股强大的拉力,张新杰狠狠撞到了韩文清身上。

“……”他呆愣了片刻,第一反应是向后退一步。这是一个礼貌的距离。

“谢谢。”

他似乎为自己的失手感到难堪,又补充了一句:“落脚点有碎石,脚打滑了。”

“没事就好。”韩文清松开手。

他们朝另一侧的蝙蝠洞穴走去。韩文清刻意走在张新杰的后面,不动声色地观察他的走姿与双腿受力,确定当真无碍后才快步超过。

“果真,他已经死了。”

张新杰将探照光源卡在岩石的裂缝中,光线范围调至最大。他蹲下身,眼前是一具丑陋的尸体,如果还能被称作尸体。死亡过久的尸体已经被自然的力量腐蚀,没过多久就将成为一把白骨。张新杰从他空荡荡的外套中发现了他的身份证件。

“他是三个月前失踪的探险旅行者。”他垂下眼,直勾勾盯着证件上的照片。“可能你也猜到了。他的同伴就是乡镇医院之前接诊的那位患者,被病毒掠夺的第一条生命。同时……”

他深吸了一口气。“同时也是将致命病毒带出洞穴、带入社会的传播者。”

潮湿的空气压得张新杰心头发慌。他强迫自己挪开视线,起身拾起探险者遗落的背包,千篇一律的,里面都是些旅行者经常会带的物品。以及,一张家人的照片。

照片上的小姑娘用彩色的发绳扎着两条马尾,跟这个年纪其他的小姑娘一样,笑得纯净又灿烂。他也笑容灿烂,健壮的手臂搂着他的妻子。这是一位并不漂亮的女性,但笑容却大方明亮,平淡无奇的五官因为这个笑容格外动人。

张新杰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将背包按照原本的模样整理好,将照片放进与后背只有一层布料之隔的暗袋里。

韩文清在不远处喊他,说河边还有他们遗留下的行李。

张新杰索性同他兵分两路,他从背包里取出了样本收集袋,一脚深一脚前地往凹面深处走去。

 “我去收集一点排泄物做样本。他们的病与蝙蝠脱不了干系。”

检查包裹的任务韩文清能做得同自己一样好。张新杰想。

等他采集完样本回到岸边的时候,韩文清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身后有一个充气式橡皮艇,市面上常见的规格,适合一个人漂流,两个成年男人也能凑合用。

“好了?”韩文清挑眉问,又意识到防护服遮挡了一切面部表情。

“嗯。”张新杰朝他身后看去。

“他们装备挺齐全的,橡皮艇、手打充气磊、拆卸式船桨都有,我组装了一下。”韩文清见张新杰打量自己身后的小船,解释道。“离开时他们为了减轻负重,留下了多余的充气艇。”

“来吧,我们坐船靠伏流出去。”

事不宜迟。

张新杰提起了所有的包裹扔进船内,自己的、旅行者们的。最后还是托了他们的福才得一线生机。他突然想到。

两人合力将橡皮艇抬进河中。韩文清蹲下腿抓牢橡皮艇边缘的尼龙拉手,湍急的水流正焦急地将船向前推。

“上去,快!”他喊道。

张新杰利落地跳上船,望了一圈,抓住了离他最近的岸边岩块,示意韩文清上船。

韩文清跳上船的时候船急剧沉浮了一下。张新杰被晃得不轻,抓着岩石的手打滑了一下,水流的推力趁虚而入,带着船水平旋转了一百八十度,

张新杰重重地摔到了船头。

韩文清一手握浆稳住方向,一手托着张新杰的手臂将他拉起来。张新杰扶着韩文清和橡皮艇边缘坐起身,摸索着握住被甩到另一头的另一只船桨。

有了张新杰的助力,橡皮艇终于从三百六十度旋转前进变为了直线向前。水流也逐渐变得平稳,至少平稳到韩文清能够转身坐到张新杰面前。

“有什么事吗?”被韩文清一直盯着看的张新杰忍不住出声。

韩文清沉默地划了几把浆,没有吭声。

再通过一个悬挂修长石柱的山洞,河水变得静而深。探照灯的光芒又暗了一分,橙黄的光线将从洞顶向下延伸的岩石沉淀物映成金黄的模样。

小船被暗流推着前进。

韩文清将浆收回船内。他一直与张新杰面对面。

“你在为他难过?”他突然问道。

张新杰花了几秒钟意识到“他”指代的是那位洞穴里的旅行者。他坦然回答:“是的。”

韩文清想了想,说:“这是他们自找的。”

张新杰不动声色皱紧眉头。

“我解救过太多‘探险家’,跟他们一样,想借此证明自己的力量与勇敢。”

“这很幼稚。”张新杰评价。

“没错。”韩文清说,“人需要为幼稚付出代价。”

张新杰脱口而出:“即使如此,付出代价也有很多种方式。经济赔偿也好、法律制裁也好、道德谴责也好,无论哪一种都不应该由病毒来支配他们的命运。”

尽管他语气如常平缓,唯一的异常是声音更加沉闷,但韩文清知道张新杰此时过于激动了。

“你其实跟我有一样的想法。”张新杰微微直起身,“不然为什么还继续去营救这些人?”

“这是我的职责。”

“这也是我的职责。让更多人免于被病毒、被疾病夺去生命是我的责任——”话说到高潮,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僵硬笔直的背脊瞬间松垮。张新杰深吸了口气,左手下意识推鼻梁上的眼镜。

韩文清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你足够尽责了。”他说道。“你做得够好了。”

韩文清很少夸赞别人。

不过夸赞、支持、鼓励诸如此类的话语,本也不是熟能生巧的活。

韩文清猜测自己现在的面部表情应该不太可怕,但张新杰的反应却让他摸不清头脑。张新杰握着浆空划了几下,发觉不对劲后又用力过度让浆面击中了岸边石块没入水中的部分。

船瞬间转了方向,横着在水中漂流。

自己果然不擅长安慰和夸奖。韩文清边想边把船划正。

张新杰坐在船中央,短暂放纵自己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韩文清去完成。他深呼吸几口气,好让血红细胞载着氧气给他大脑传输思考的能量。

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心情。

他将脑子里所有字词句都搜刮了一遍。

他放弃了所有长难句的表达用法。这跟他平时写研究报告的表达千差万别。

他突然想要不要讲另一种语言。

不。不用。不需要。核酸。肺。黑死病。Virology。Apology。柏拉图。

他决定深吸一口气。

他将一切和二氧化碳一齐吐出。

他望向韩文清。隔着茶色的防护镜片,他也能够感受到韩文清锁定自己的视线。

“谢谢。”

张新杰抿成一线的嘴角勾了一下。

韩文清权当他笑了。

 

TBC


我要开火箭推剧情了

超级快完结的

下一更不完结,就是下下一更了!

评论
热度(232)

© 雨田雨田田 | Powered by LOFTER